大坂的早春﹝蒼紅/梵弁﹞


纏著粉色蕾絲,半透明材質的袋子裡晃著一粒粒黑棕色、柿種般大小的東西,正在梵天丸左手上輕輕晃著。那是被叫做巧克力的南蠻點心,液體狀態澆上半顆杏仁,是種細緻甜美但是不耐體溫的食物。

所以要慶幸梵天丸不算體溫高的人,即使手上微微冒著薄汗,袋裡的巧克力仍然粒粒分明的微微晃動,連同主人一起呆立在大坂的某個屋敷玄關。

話說其實也不能算某個,好歹是個有名有姓有官位之人的宅第,所以雖然石田這個姓氏實在是常見到不行,或者說根本算是個路人姓或是農民姓,但是這種事情還是放在心裡就好。

梵天丸是來找人的,找一個年歲跟他相仿,正被父親寄在大坂親戚家,他很喜歡的孩子。喜歡到雖然梵天丸是不喜歡大坂的,尤其討厭這間屋子和屋子的主人,他還是想在這個日子來送個東西。

不過很顯然時機有問題,有問題的程度大概僅次於剛推門說句打擾了,卻撞見夫妻在忙或是上演全武行的場景,總之就是走也不是、前進也不是。
21402DSm1.jpg

「不要啊啊啊......──!!」梵天丸剛推開木門瞬間,走廊上便傳來這句哀叫聲,孩童尚未變聲的聲音帶著哭腔,十分響亮的從耳殼灌進梵天丸的腦門裡,所以他現在才會捧著巧克力站在玄關,進退都不是。

名為弁丸的男孩,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死命掙扎,試圖擺脫正抓著自己左手,滿頭白髮的成年男子。對方步伐始終穩著,沒扯著弁丸的另外一隻手端著茶碗,裡頭液體竟不漏半滴。

「您就別勉強旦那了,石田的旦那。」背對著玄關走出房門,佐助一手掀起門廉,用著略為無耐的聲音和苦笑朝男子發聲:「旦那他不敢喝這個,別說喝完了,那一口沒直接噴出來就不錯了。」
21402DSm2.jpg

他怎麼可能敢噴出來啊,梵天丸在心裡嘟嚷。全名石田三成的這個男人是弁丸的長輩,先不論一頭擺明過勞的白毛和可以把人燒出兩個洞的兇惡眼神,所有熟知治部少輔為人的只要聽聞兩人的關係,十個有七個會表示同情,如果再知道目前弁丸寄住在三成那裡,連剩下三個人都會一臉哀嘆表示童年就活在高壓管制會對孩子的成長不好什麼的…。

「不敢也得學。」看吧,這男人之所以難搞,就在於很多時候別人給他台階轉圜,他卻會立刻動手砸了台階,還是該說他根本沒意識到有台階?「只敢喝茶水和甜湯的話要怎麼在正式場合交際?昌幸平常是怎麼讓你帶孩子的?或者說你一個忍者真的懂什麼叫帶孩子嗎?養孩子不是給他吃給他睡陪他玩就夠了。」

收回前言,石田三成根本不是在砸台階,而是直接架火炮轟了台階。

梵天丸單目抬了抬翻了翻白眼,視線移到猿飛佐助肩胛骨以上,赤毛的狐狸臉上仍掛著苦笑看似一臉無奈─如果忽略了他臉頰到脖頸明顯浮出的青筋的話。

白狐狸炸了台階,還讓台階的碎片噴了紅狐狸滿身,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可是...可是這實在太苦了,比藥還難喝...而且喝藥時佐助還會給金平糖...」弁丸眼角掛淚、可憐兮兮的低喃,嘴角還帶著幾滴暗綠色的茶滴沿著臉頰滑下,把紅色的和服前襟弄出了一大塊褐色。

看來是茶道練習到一半受不了跑出來的,梵天丸這麼想著,邊對弁丸的脫逃失敗感到無比同情和憐惜。三成的跑步速度遠比一般成年人都還快,腿短了對方好幾截的弁丸跑不掉是很正常的事,比較不正常的事是一向有禮的弁丸到底是喝到什麼天殺的難喝的茶才會忍不住想腳底抹油。

「誰跟你說服藥時可以配其他東西了?」眼睛微瞇,看事情角度一向跟別人不同的三成明顯忽視弁丸整句話的重點是在求饒「照著規矩跟禮節來你懂不懂?茶道的規矩就是品茶完要稱讚對方的茶藝,誰在問你真正的感想了?」

啊啊…一般來說是這樣沒錯,不過要一個小孩懂這個你會不會太強人所難了點?梵天丸白了白眼,品茶這件事他也是前不久才習慣的,注意是習慣,並非喜歡。也許苦味真的是比較有層次而風雅的味道吧,不過目前的他也還不能領會就是了。

梵天丸看著手中的巧克力,他可是老老實實的從磨可可豆開始做,這玩意的原味可也是苦的,而且帶著酸味,南蠻那裡卻是不分老幼幾乎一律加糖品嘗。茶的原味固然是種風情,但加了大量糖的巧克力也是某種浪漫。

規矩什麼的,這狐狸也真不知變通圓融一些,梵天丸將視線移往佐助,他們這次可能難得意見相同。

「總之,把它喝完」平穩但堅決的將茶碗遞到弁丸前,三成稍稍緩了緩語氣「這可是貴重品,喝完它,否則接下來三天不論是糰子還是牡丹餅,一樣甜食都不會給你。」

「這!石田的旦那您…!」

「忍者不要多話。」語氣和緩但是意思完全沒變更也沒退讓,茶碗裡盛著深綠色的茶汁在弁丸眼前晃著,到底該樂觀的想著還好只有三分之一,還是很痛苦的認為竟然還有三分之一?

「怎麼這樣……」眼淚才剛收乾結果現在又有新一輪的在眼眶裡轉,弁丸露出一張要他切腹可能都不會這麼哀痛的表情「…在下不要…不要三天都不能吃點心…」

「把它喝完就沒這回事」三成拉起弁丸的手將茶碗塞進手裡,這舉動對他來說已經算是相當有耐性了。不過面對姨丈相對而言已經算是很客氣加友善的態度,弁丸端著茶碗的小手卻是微微抖著,滿臉哀傷的活像碗裡頭裝的不是茶汁而是地溝水。

弁丸抿了抿嘴,似乎還摒住了呼吸,不過看來拿甜食威脅比什麼都有效,小手端著碗開始很緩慢的將其湊近臉龐。

喂喂,夠了喔,這某層面算虐待小孩了吧?

剛這樣想的同時梵天丸一步踏上玄關,繞過佐助直接跑到弁丸身前,從一雙小手中搶下茶碗。
小小的獨眼龍沒有囉嗦或帥氣的開場白,畢竟這不是變身系動畫或機器人合體的干涉不能狀態,敢在戰國速度最快白狐狸面前扯台詞,不用長篇大論,梵天丸講一句話的所需時間就夠治部少輔把他拎起來連賞三發修正拳。

只有乾脆的碰喀一聲,估計是搶的太急結果碗緣敲到了小獨眼龍的虎牙。

梵天丸仰著頭,茶碗蓋住了他大半部的臉,隔著容器傳來咕嘟嘟嘟的飲水聲,目前就只剩這兩種聲音了,在場四人有三人呈現呆滯狀態,眼看梵天丸很豪爽的將茶汁一口灌完。

剛剛白狐狸好像說這是貴重品吧?了不起同種類茶賠你就是了,反正老子的年收是你這隻狐狸的五倍以上……
梵天丸本來打算灌完茶再講出這番豪氣以外還曝露自己實際年收的帥氣發言,但是從茶入喉瞬間到嚥下後,此刻他腦裡只剩下『What The F*cK!』這一句話。

這是什麼超苦的鬼東西啊,貴重品?該不會因為是新品,結果茶跟水的比例根本還沒配好吧?還是說這款茶主打的就是什麼成人的苦澀啥的……
好吧,基於相信石田的茶藝不壞這點姑且認為是後者好了,但是無論如何這都不是適合給小孩喝的東西。

真的,以一個孩子來講沒噴出來真的很好了,就連梵天丸自己在喝完後都覺得頭皮發麻,口腔裡滿佈像是塞了數十根蓮心還咀嚼過的味道,本來預想好的帥氣對白全被這股苦味給堵了。

「吶,這不是喝完了嗎?」嘴角硬是擠出個向上的弧度,丟出一句算不上帥但起碼颯爽的話,梵天丸忍著苦味,強笑著將空碗碗面朝向弁丸,還晃了兩下以表示真的已經半滴不剩,一邊將手中的巧克力塞到對方手上。

「就當我多事吧,不過你可沒說一定要弁丸自己喝完喔。」小獨眼龍露出剛被碗邊喀到的虎牙朝三成笑的囂張。
他知道佐和山FOX很討厭別人鑽文字漏洞,不過那又如何?三成也是個規則訂下就會遵守的人,他只叫弁丸喝掉它,沒說誰來喝,所以自己幫弁丸把那碗寫做抹茶、唸做膽汁的東西喝了完‧全‧沒‧問‧題。

白毛狐狸完全暗下來的神色意謂著他也非常清楚梵天丸打的算盤。幸虧正宗沒帶在手邊,否則三成大概已經拿刀柄敲爆這尾獨眼小蛇的腦袋。
不過即使沒拿著正宗,治部少輔的拳頭還是很有威力的──梵天丸感覺到頰側微微的冒出冷汗。



「三成,再替我泡杯茶吧。」
那天最後打破僵局的是從房內傳來的一聲嘶啞叫喚。

終結掉忍者的呆滯、合起仔虎因驚訝而大張的嘴,最重要的是結束了龍跟狐狸彼此用眼神殺死你的對望。大谷刑部緩慢的撐起門廉走出房門,走到三成面前附耳說了幾聲,接著只看到了那隻炸毛邊緣的白狐狸竟然斂起立的老高的尾巴。

三成嘆了口氣,帶點無耐意味的點點頭,便扶著刑部回房泡茶。


『等孩子懂得品嘗苦味再說吧。』
梵天丸那天唯一聽清楚的只有這句。


他轉頭看向正仔細審視巧克力的弁丸,褐色大眼映著包裹杏仁片的黑色甜點,帶著對新事物的好奇和疑慮。

「這個會苦嗎?」四目相接當下,弁丸這麼問著。

「很甜的,」小獨眼龍瞇起單眼,嘴角理所當然的跟著揚起「我加了糖。」




The End…?





「所以說,你剛剛真的出了不少錯。」吉繼一手拉下嘴上的繃帶,啜茶的同時皺起眉頭「首先這次的新品味道真的很苦,要孩子喝這個無怪乎他哭慘了。」

「會嗎?」接過吉繼的碗飲了一口,三成倒是表情沒什麼變化「同重量下是比較濃沒錯,不過也還好吧?」

「這恐怕是因為你的口味很重的緣故…」他對這位老友的喜好早了然於心,所以語氣也只是唸唸,不帶批評。
「再來,對孩子就慢慢來吧,弁丸很有禮,有助於教育,現在太強迫他讓他有壓力就不好了。」

「我是為他好。」
「我知道你是為他好。」同時發聲後一陣沉默。

「還有麼?你所謂的出錯。」白狐狸開始挑起葉子做揀選。

「你不是不喜歡伊達家的嫡子太靠近弁丸嗎?結果今天卻做球給他。」

「什麼?」

「那碗茶讓他在弁丸前表現的很帥氣呢,」吉繼往茶碗裡倒了些水,邊攪拌邊淡淡的說道「你逼弁丸喝茶這件事,讓弁丸對那孩子的好感度增加了。」

三成手中挑好的生葉被捏出了青汁。

「…沒人敢喝的茶,卻有人毫不猶豫的一飲而盡,這讓我想起往事了呢。」吉繼輕笑著,喝了一口已調淡的茶水「不過做為不想讓他們有互動的立場,這算是出錯沒錯吧?」

大谷刑部喀喀的笑著,看著青汁自三成手中滑落,滴到榻榻米上暈了開來,紅色則從耳根漫到白狐狸的整張臉。

三成有種想抓破地板躲到深山的衝動。

而更讓他懊惱的效應將是十年以後的事,即使治部少輔是死也不會承認後來政宗幸村間那條堪比麻繩的紅線牽繫上他也有份,不過那已經是後話了。






--------------------
後記、
經常搞出旁人觀點蒼紅的就是本人我。
原本這篇是打算畫成全漫畫的,只是CWT27即將到來附帶這幾天做手工書實驗,要趕在情人劫前就完成實在是不太可能的任務orz所以就把和諧的前半部弄成小說了,後半不海蟹的部分我會老實的用漫畫完成…不過那估計是情人節後的事了,希望別拖到白色情人節啥的。

對應景其實是沒那麼大興趣的,可以說是心血來潮又剛好接近情人節罷了,就只是這樣而已。

龍與狐狸們電波始終不對盤,老早就盤算著要讓幸村取吉繼的女兒的白狐狸,卻無意下替蒼紅那粗的驚人的紅線再加上幾條纖維…想寫這樣的故事XD
結果最後看起來根本不是再添幾條纖維,而是粗紅繩的根基就是姨丈搓出來的,這就是文章完成之後的感想(拖走)

那麼祝各位情人節快樂,我們CWT27見了。

黎夜2011.02.08

題目 : 戰國BASARA -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留言

No title

「…沒人敢喝的茶,卻有人毫不猶豫的一飲而盡,這讓我想起往事了呢。」
佐吉和紀之介這對在歷史上也真是腐的亂七八糟呢XDDDDDD
可惜現代作品都很少提到刑部了(同學你重點錯了)
感謝黎夜大人的情人節禮物
幼蒼紅這樣純純的耍帥和信賴真是太美好了(你到底看了多糟糕的蒼紅阿?)

Re: No title

to小火
這對在歷史上放閃放的非常自然(遮)你們兩個喔...刑部存在感低似乎跟作品裡露面率低於其他人有關?
我只填了一個坑的情人節禮物說(拖走)後面還有好幾個坑(汗
純情的蒼紅也只有年幼時辦得到了030隨著政宗越懂事,破廉恥便取代了純情(拖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